忍者ブログ

視線を落とす

視線を落とす

夢生若夢,舊時年華漂泊在無盡的歲月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夢生若夢,舊時年華漂泊在無盡的歲月裏


斑駁的時光,拉開了記憶的距離,把屬於曾經的一切都拋卻的很遠,想在記憶裏找回往昔的那份幸福與快樂,可所有的畫面都已模糊,那份憧憬的美好,也變得殘缺不全了。
回憶往昔的繁華,總是會默默的生出留戀與不舍,雖說也會有憂傷與感懷,但是所有的不愉快只是瞬間,想起開心的事,所有的陰霾便會煙消雲散,因為始終都保持著那份童真的心。
無法剔除人生裏的不如意,於是悲傷也漸漸成了習慣,但內心總想逃脫塵世的糾纏,擺脫世俗的束縛,任憑思緒逍遙自在便好。可幻想的現實,總是那般殘酷,當你想試著改變一切時,卻又是那麽的力不從心。
韶華易逝夢難留,面對曾經的美好,我們只能發出無奈與嘆息,屬於昨日的還是要被今天所翻過。縱使有太多留戀,有太多不舍,我們始終無法將回憶永久的定格,於是,也漸漸習慣了遺憾。
浮生輪回,幾度傷痕,塵世間的悲傷與快樂,又有幾人能悟徹心扉,又有幾人能順無逆境,生之百年,不過南柯一夢……
菩提樹下,夢斷腸,奈何橋上,飲下孟婆湯,天涯舊狠轉眼間成了過眼雲煙,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是否住在深山?捧杯飲盡風雪傷了幾滴濁淚?前世三生石上我親手刻下你的名字,在茫茫人世裏為你擦去眼角朱紅的淚,一盞殘燈度過了三生流年,那一縷清風驚擾了屋簷下的銅鈴,如來佛前一盞燈芯化為月老的紅繩,千回百轉的思念淺吟著流年,牧童騎上黃牛將牧笛橫吹,馬蹄踏過的老樹根,在滾滾紅塵裏又多了一圈年輪,歲月蹉跎了曾經懵懂的心,夢醒來,窗外縈繞著淡淡的惆悵,那是刻骨的相思?還是心中的落寞?
回憶在重重疊疊的綠葉紅花中找到你,荷塘沈醉了千年的時光,一對酣睡的鴛鴦醉情於山水之中,歲月如刀斬斷了千縷離愁,寧靜淡泊的歲月也曾有一份勢不可擋的銳氣,她枯坐一夜,等待天涯外離人的歸來。我失手打碎了琉璃盞,流年卻送來了幾縷星輝,未經秋霜的青春畫出夢的畫卷,騷人墨客一筆重重的落下,一首驚天地、泣鬼神的詩驚起了無數過客,一輪明月讓思緒逆流成河。
浮屠塔裏的舍利是否是前世花的精魂?浪跡江湖,無牽無掛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境界。今生紅塵夙願惹得回憶成殤。在風雪裏初心依舊,雪月風花洗凈了紅塵喧囂,如血殘陽染紅了一片晚霞,黃昏的星星點點惹人留戀。
她回眸一笑,六宮粉黛無色,年少輕狂都有囂張歲月,滿天的記憶呼嘯而來,曉風殘月、月華清冷、風中蒹葭……夢裏只留下了一個身影翩翩的人。撐一把油紙傘與與紅顏邂逅在江南的斷橋邊,哀怨與仿徨化為一縷幽香沈浸在清風明月之中,把盞對月高奏一曲細水長流,錦瑟年華,誰對你傾訴衷腸?茫茫紅塵,一壺濁酒苦等一世輪回,追名逐利倒不如一場酣暢淋漓的沈醉,一身戎裝染盡鮮血,人依舊風骨淩然,問浮生事,不過一場繁華迷離,幾世醞釀的玉露瓊漿如淚般咽下。夙世因緣也有小橋流水、閑聽花落。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一笑泯恩仇。曾經孤高絕傲的背影悄然走遠,一場梨花雨洗滌了前世回憶,一位牽著瘦馬的江湖過客暫留在紅塵客棧,塵埃裏絕望掙紮的人只留下半句呻吟,思念雕零在記憶的幽靜之中,偶爾與閑僧參禪論文,醉臥在琴棋詩酒花之中。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