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視線を落とす

視線を落とす

當過去成為過眼雲煙下一個伴我的又是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當過去成為過眼雲煙下一個伴我的又是誰


有些路,走了便無法回頭。記憶的深處,是誰匆匆而過,也許是浮光掠影,也許是刻骨銘心。不論怎樣,時間早已抹過,無聲無息。

春雨霏霏,宛如珠簾,一連就是好些日子,天暗沉沉的,沒有太多的生機,曾幾何時,那些陽光下的鳥兒便也沒有了消息,世界變得鑽石能量水異常安靜,除了雨聲,再沒有引我注意的聲響。

街道沒有了往常的喧囂,城市裏少了份生動的靈氣,只有被雨水淋濕的草木,在春風中哀怨搖動。那從樹葉上不忍流下的雨珠,總是為這個時節嵌上了一絲幽憐。

緩緩下墜的雨絲,有時卻被風無情的吹偏離了原本的路線,不知又飄落在哪裏,也許掛在了枝椏上,也許深埋進了土壤。

初春,本是一片春意盎然,鶯歌燕舞,然而充足的雨水,多少讓人有些煩躁,想起南方正在鬧幹旱,不禁黯然神傷。望穿漂流的深溪,看盡水流涓湧而下,當溪水與雨水相融合時,就已經朝遠方淌去了。轉身走向街道,聽雨滴劈啪著,在我的傘外濺起了層層水花,它俏皮的打在我的臉上,躺在我的肩上。

這時,雨漸漸洶湧起來,風忽然怒吼著,宣泄著它的不滿與憤怒,小雨淅淅瀝瀝變成了大雨傾盆,幸好沒有電閃雷鳴,否則,我再也無法賞析這樣的雨中情趣。

春雨是溫柔的,它不像夏雨般狂暴、焦急,也沒有夏雨般與生俱來的清涼;它沒有秋雨的滄桑與涼意,更沒有秋雨中氤氳的思念與惆悵;它沒有冬雨的寒冷與悚立,也同樣沒有冬雨的淒迷和絕望;“天街小雨潤如酥,隨風鑽石能量水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都是寫著關於春雨的種種,然而在我的眼中,它有的,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悲傷,它有希望,卻讓人柔斷腸;“多少樓臺煙雨中”,盡是朦朧。

一個人走在屋簷下,看雨劃過我的視線,留下青春的斜影;同樣,一個人走過曆史,走過印痕,走出匆匆徘徊的思緒,最後還剩下些什麼?然而,未完成的路途,愈遠猶近。

關於那時候,那些人,那些場景,不知道是懷念還是惋惜,就像有些人從來就沒有屬於過誰,盡管依然為他們將腦海騰出些空隙。有時候的不經意間,總希望時間能夠回到過去,至少,我願再一次將你記起。一段感情的記憶,無論是否暗戀,都不是一個人的獨白,無論是否明戀,也絕不是一個人的狂歡。時間總是白駒過隙,卻把一絲一縷在偶然間拉回曾經,盡管我已經走的太遠了,以至於連想起都是模糊的身影。我總是輕描淡寫出過去,卻忘記如何該是輕描淡寫?也許是一些只言片語,也許是電影版的畫面,但無論是何種方式,都無法逃脫出思緒的魔掌,我不曾回望,卻總在眼眸中看見過往,我總是追求未來,卻也終究將足跡遺忘。

我總是習慣一個人孤單的行走,不停的追求,卻總是忘卻停留,放緩腳步去邂逅。我執著的太多,總是把愛情丟在腦後,以至於我都不願相信,我還需要愛情,我還需要人間最美的芬芳。一個人久了,不是不願尋尋覓覓,而是時間總是太緊,沒有閑暇的相遇。愛情的追趕,不是你走的太慢,就是我走得太快,但地球終歸是個圓,總有那麼一些時候,我和那個未來的你會相識。

雨一直不停的下,就像我,一直沒有休憩,一直在奔跑,奔跑在雨中,渴望最高最遠的光明。我相信,地球的另一端,一定會有和我鑽石能量水用同樣節奏在前行的人,而我更願憧憬哪一天,我們能夠平行。我需要一個和我共同步伐的人與我同行,就像大譜表上的高低音,可以攜手譜出最恰當的複調旋律。

滴滴答答咚咚,聽,是春天的呼喚,我收起雨傘,悠然的坐在石凳上仰望天空。我想從迷蒙中找出一本屬於你的書,然後輕輕翻開那一頁一頁,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