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視線を落とす

視線を落とす

三位央行行長倒向鷹派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三位央行行長倒向鷹派



  ACB News《澳華財經在線》6月30日訊 6月28日本周三,加拿大央行行長Stephen Poloz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加拿大經濟增速正在“穩步”消化本世紀金融危機和兩年前國際油價暴跌造成的過剩產能,“我們正在接近新一次利率決策,所以我不想預判。而既然在穩步消耗過剩產能,我們需要至少考慮整體形勢”。本月初,Poloz曾表示2015年的降息完成了促進增長的使命。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GDP同比增長3.7%,增速為G7國家之首。Poloz評價一季度增長強勁得“驚人”。在本次Poloz講話後,加拿大央行副行長Lynn Patterson確認,大體上已經渡過了油價衝擊,暗示不再需要低利率。Poloz和Patterson的以上講話進一步挑起了市場對兩周後加拿大央行會議決定加息的期望。加拿大蒙特利爾銀行旗下投資銀行BMO Capital Markets評論認為,Poloz本周三講話是促使下月12日加拿大央行加息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是“非常強烈、明確的信號”。Poloz是兩天內第三位釋放收緊貨幣信號的央行行長。本周二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在講話中肯定了歐元區經濟複蘇勢頭,認為通縮因素已被再度通貨膨脹因素所取代。市場猜測,歐洲央行可能最早從今年秋天開始逐步縮減購債規模。本周三Poloz講話稍早,英國央行行長卡尼表示,一定條件下有必要移除部分刺激,決策層已明確對通脹超過目標容忍度有限,未來數月將討論加息相關問題。卡尼講話後,英鎊對美元漲逾1%刷新日高, 10年期英債價格下跌、收益率創逾一個月新高。“如果你是千禧一代,5%以上的利率是很難想像的。但這就是常態。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對利率應當有什麽樣的期待呢?”投資分析師Roger Montgomery的分析師Andrew Macken說。為說明這個問題,他引用了投資公司PIMCO繪製的過去300年來英國和美國利率走勢圖。在嬰兒潮一代之前的250年裏,名義利率大概在3%-6%之間波動實德金融

圖表來源:PIMCO
嬰兒潮一代在1980年代初經曆過“超高”利率,後來利率逐漸“回歸正常”。但無論如何,上圖清楚地顯示了,今天的利率已處於300年來的最低點,這意味著“向上回歸”是必然趨勢。從長遠來看,當前的經濟和全球背景之下,很難想象在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裏,利率會出現大幅上升的情景。當然,我們不能忽視當前美聯儲緊縮步伐,加拿大央行和英國央行對緊縮的靠攏,中國的去杠杆化,歐洲央行正在尋找寬鬆政策的出口,隻有日本央行看起來仍然很鴿派。但7年的寬鬆政策和未來的緊縮政策之間,是一道巨大的鴻溝。全球央行不可能一直持續寬鬆,而如果全球央行跟隨美聯儲緊縮,風險資產變動所蘊藏的潛在風險仍然難以預料。ACB News《澳華財經在線》報道,加拿大經濟與澳洲經濟有一定相似性。加拿大的加息條件,澳洲是否符合?瑞士證券分析師指出,加元加息是出於兩個因素,首先,加拿大經濟向好,經濟再次回到正軌;加拿大石油生產商提高了生產效率,特別是頁岩油產業蓬勃發展,加拿大年增長率有望達到3%至4%之間。其次就是油價上漲,這也是支撐加元的重要因素。澳洲的經濟顯然並沒有加國那麽樂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澳洲經濟第一季增長0.3%,雖然不少媒體拿“創出近26年無衰退紀錄”大做文章,但本月澳央行行長菲利普·洛伊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Crawford論壇上對澳洲經濟做分析和展望時強調,對於最近“澳洲經濟連續增長26年無衰退”的說法,不要做過分解讀,並指出一個經濟改革方向是認識到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已由自然資源轉向了服務業公屋二按

6月15日,澳統計局公布的失業率意外下降,就業數據整體大幅好於預期, 5月失業率從5.7%降至5.5%,就業人數增幅同時高於預期,按趨勢計,月度全職就業人數錄得連續八個月的增長,過去5個月的表現尤為強勁,每月平均增速達到了2萬。紙麵上“好”仍掩蓋不住一個尖銳的問題:高比例的家庭負債仍是埋在澳洲經濟中的“不定時炸彈”。近期穆迪將澳大利亞的“宏觀經濟狀況”由“非常強勁”下調到“強勁”,隨後又將包括四大行在內的澳大利亞12家銀行長期評級由 Aa2降到Aa3,表示高達189%的居民債務收入比“令人尤其擔憂”。家庭債務增長、失業率高,加上“隻付息”等高風險房貸產品的大量發行使得房地產風險變成了最大的火藥桶。高企的家庭債務正在增加財務壓力,而如穆迪所說,“居民財務壓力的任何增加都有可能衝擊消費信心與消費支出,對整體經濟活動帶來間接負麵影響。”也許在這個大家都談論加息的時節,不談論加息顯得太落伍。這幾天澳洲媒體上奪人眼球的爆炸性標題是“澳洲聯儲前董事會成員稱澳洲未來兩年內可能加息八次”。報道內容為:愛德華茲在列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的網站上表示,澳聯儲預測,在全球經濟更強大的背景下,澳洲的通脹率將回到目標位,而經濟增速將提高至3%。在這種情況下,澳洲聯儲可能已經考慮加息程序了。他還表示,從理論上講,澳洲的長期現金利率約為3.5%,低於過去20年5.2%的平均利率。澳洲聯儲希望在2018年開始收緊貨幣政策,並在兩年內實現目標,這將要求澳洲聯儲每年加息四次,每次將利率提高0.25%。但如果去列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網站去查看這篇文章,通讀全文,就會發現,這個觀點並沒有看起來那樣聳人聽聞。首先,文章中用了“明顯可能”(distinctly possible)這一表述來推測加息。其次,這樣的加息有個前提條件,即“如果澳聯儲的經濟預測能夠實現”(if the RBA's economic forecasts prove correct)。澳聯儲的經濟預測並非必然能變為現實,像所有人一樣,這隻是個最好的猜測。每季度澳聯儲都會發布預測的可能性範疇,其範疇非常寬泛。這篇文章還強調:“無論如何,緊縮貨幣的節奏取決於經濟的強勁程度。如果家庭消費較弱,非礦業投資乏力,澳元走強,就業增長不足,那麽加息曲線就會較為平緩,節奏也較慢。”換句話說,有許多原因會致使“明顯可能”的加息不會到來,尤其是家庭消費乏力這一因素。但是,即使央行不會“主動加息”,也許還應考慮另一種糟糕的情況——被迫加息。穆迪下調澳洲銀行評級以前,標普已將澳大利亞三A評級置於“負麵觀察”,示意評級受威脅的主要原因在於澳債務問題。如果標普開始下調澳洲信用評級,由債務傳導到澳洲的資本項目將出現大幅度流出。按照目前澳洲的債務規模和外匯儲備的規模來看,若國內外對澳洲經濟的信心開始動搖,那要麽必須大幅度提高利率,否則後果難以把控。澳審慎監管局每年都會對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進行壓力測試。但上一次審慎監管局公布這一測試標準和結果,還是在2014年。在那次壓力測試中模擬了兩種情形。一是GDP下降4%,失業率升至13%,房價下跌40%。二是利率大幅上升的情形。彼時審慎監管局對測試得出的結論是:“銀行可以應付上述壓力,但接下來並不舒服。”幾乎所有銀行的股息都會“嚴重受限”。然而說到底,壓力測試也隻是一種預測和模擬。當加息真的來臨,那些必會歎息“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的人,現在是足夠清醒的嗎?免責聲明:本文為財經觀察評論,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交易操作或投資決定請詢專業人士實德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0630/c599063385.shtml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